麋鹿归林

如果李达康和何建国互穿会怎么样?

1.我没想好他们是怎么穿的。
2.我没想好他们是怎么接受这种设定的。

———————       分割线     ————————

       李达康工作中有两个习惯——走到哪都带着水杯,不管工作到多晚都要写工作日志。
       何建国从入伍那年开始养成了一个习惯——写日记,在部队就写在本子上,出任务没条件就写在废纸上。

       何建国到来了翻了翻李达康的公文包,钢笔、报表、计划书,别无他物,但是这个黑色封皮的笔记本惹得他好奇。随手翻开一页,京州老城区的考察记录和一些关于老城改造的想法,再翻一页,会议记录,再翻一页,开发区化工企业整改方案……何建国合上笔记本说了句:cao,无聊!
       不过还好李达康之前写好了第二天的工作计划,会上讨论会展中心的选址之前也是有记录的,明天就是周一了,如果还不能换过来,也是可以混过去的。
   

       李达康坐在卧室的书桌前,图纸、尺规、铅笔,搪瓷缸子规规矩矩的摆放着。拉开抽屉,一个军徽下放着一个黑色笔记本——是何建国的日记。从这本日记里,李达康知道了这个叫何建国的退伍老兵是怎么和他老班长家的小少爷来非洲的,怎么在动荡的非洲保护工厂与员工的安全的,他还知道了一个叫冷锋的退伍特种兵经常来找他喝酒,好像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今天晚上,冷锋又来了,带着茅台酒,李达康炒了几个菜,冷锋看着几碟菜惊讶的说:行啊哥,炊事兵吧。李达康官越当越大,应酬也就能推就推了,这几年喝酒也就少了,难得放松也就陪冷锋喝起来,冷锋喝多了,也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冷锋说一年前的今天他的妻子霸道递给他一份结婚报告让他签字,然后然后……李达康问:然后呢?然后冷锋趴在桌子上哽咽,不知是喝多了还是不想再说了。
       李达康看着冷锋恍惚了起来,他也喝多了,也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他看见县招待里开满了紫藤花,花丛中的欧阳菁恍若仙子,她言笑晏晏的对他说:李达康,你娶我吧!

评论(1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