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归林

如果李达康和何建国互穿会怎么样?(二)

我还是没想好他们是怎么穿的,也没想好他们是怎么接受这种设定的。我们就假装他们能接受吧。







听说下雨天适合码字。






第二天,何建国一觉醒来,摸了下肚子发现没有腹肌,心想他怎么还是那个无聊的市委书记。利落的洗漱、换衣、下楼,杏枝已经做好了早饭,他不敢和杏枝多说话生怕说漏了嘴,杏枝也没觉得奇怪,反正他哥平时就板着张脸,不过他今天虽然还是急匆匆的结束早饭,但吃的倒是多了不少。

何建国在车上想着临出门杏枝对他说的那句话“嫂子今天从北京出差回来,你就算不去接她也早点回来吧”对,一个四十多岁的高官肯定是结了婚的,应该就是客厅里那张照片上的女人了,但杏枝的话是说李达康肯定不会去接她老婆的,也很有可能晚上不按点下班,真有意思……

李达康摸了摸自己腹肌然后默默叹了口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来来往往的工人都向他打招呼,“这人人缘还不错”李达康暗自想着,不过从他身边走过还抛了个媚眼的几个非洲女人还是让他耷拉下脸“什么玩意啊”

今天的市委秘书处被一层疑云笼罩,以往和步履匆匆李书记打招呼书记都阴这个脸,今天这个露出一脸慈父般的笑容的人是李书吗记?
小金被何建国叫进了办公室,何建国只能撒谎告诉小金自己今天不太舒服,让他把能推的事都推了,小金翻了翻笔记本说道:“书记您今天事情不多,下午有个关于会展中心会,您看?”
“行了,下午开会前来叫吧。”
“书记您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反正上午也没什么事”
“不用,你先走吧”
“书记,要不我去给您买点药?”小金心想书记肯定是怕耽误工作又怕去医院麻烦,可有病也不能硬扛着呀。
“谢了,真不用。”何建国嘴里说着谢谢,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年纪轻轻的秘书怎么啰嗦。
小金听见这个“谢了”愣了下,这还是书记第一次跟自己说谢谢,再想到书记今天那慈父般的微笑,心想还是赶紧走吧,书记今天反常,可别把火都撒在自己身上。
下午与会的几个局长带着一颗挨骂的心来开会却发现整场会李书记都在拿着笔不停得写,知道几个人都说完了,书记才抬起了头,众人的心也都悬了起来,只听书记说了句:今天先到这吧。然后默默走了出去,留下几个局长面面相觑。
之后又发生了一件让市委震惊的事——李书记按时下班了!
其实是何建国实在待不住了,不想开会又不想耽误这位大书记的工作,他只好把每个人的发言都记录了下来,还好是当年在部队学过速记。他转头看着京州发灰的天空,忽然很想念非洲的夕阳和广袤的草原,还有那个让自己叫他“凡哥”的小少爷。

李达康刚吃完饭就遇见那个牛气冲天的小少爷。
“老何,我让你改的图你改好了吗?”
李达康从何建国的日记知道图是没有问题的,小少爷只不过是好显摆而已。李达康可是好多年没遇见这样鼻孔冲着自己说话的的人了,皱了下眉说:“你一个小孩一天到晚不学无术,图你看的懂吗,我改什么改!”说完就扬长而去,留下凡哥在风中凌乱,“老何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会怼我呢?”

何建国开门下车,看见前面的出租车里下来女人,虽然她带着墨镜,老侦察兵何建国也能认出来这是李达康刚出差回来的老婆。
欧阳菁下车时也看到了“李达康”,还是径自走向后备箱,就看见一只瘦长的手拦住了她,看着她,只是笑着说了句“我来吧”,欧阳对着这好看的笑容竟出了神,只到何建国取下来箱子,又说了句“走啊”
杏枝一脸诧异的看着二人,“嫂子,我哥去接你了呀”
欧阳一脸的不屑,“我可不敢劳书记大驾,自己打车回来的。”然后领着箱子进了一楼的客房。

何建国看着眼前的场景彻底蒙圈,客房?分居?不是吧,在单位开个会下属一个个看着他都战战兢兢,回了家还和老婆分居,这人有病啊!

评论(2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