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归林

如果李达康和何建国互穿会怎么样?(四)

http://miluguilin.lofter.com/post/1ed86c84_10e5cab1前文在此

(四)这就是命吧
看心情更文
 
 
 
 
六点,李达康准时醒来,发现自己又要经历老兵何建国的生活,起初以为这是自己荒唐又真实的梦,可错过的时间、工作日志上的会议记录以及那篇日记都无不提醒着他眼前这一切的真实性。他开始重新审视窗外的世界,清晨的阳光洒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以往自己只了解非洲的落后,当自己身处在这片未经现代化的土地上,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就像那首歌里唱得“一条大河破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虽是截然不同的景观,却带给他同样的宁静之感。“什么最美?太平世界最美”李达康不禁感叹“要是这片土地永远如此安宁,没有动荡,没有政变,应该会发展的很快吧”
李达康记得非洲的落后,记得非洲的动荡,可他忘了一样,非洲的病毒。
上午,李达康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地看何建国的日记,以期多一些了解,万万不能不被人看出来。
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哎呀,我说老何,你怎么还在屋里啊,工厂里都乱了套了”
“到底怎么回事”李达康一脸的严肃,仿佛在市委里听秘书报告突发事件。
“就是……”
“先走,路上说”李达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条件反射般的应对着
“本来咱们工厂的防护做的很完善,外面的病毒肆虐跟咱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港口仓库和外面电厂接连有人感染,尤其是电厂,全都死了”林经理气喘吁吁的跟着李达康的步子。
“说重点!”
“工人们都罢工了,嚷嚷着要回国,唉,你说这……”
从市委书记的秘书变成市委书记,李达康不止一次面对这种群体事件,他知道,眼下最重要的是要让工人的情绪先稳定下来。
他看了一眼只知道走来转去的小少爷,还是装着何建国的样子叫了句“凡哥”
“老何,你说怎么办,要不鸣枪吧”林经理说。
李达康瞪了他一眼,快步走上了厂房里的高台。
“工人朋友们,大家听我说”对工人们来说何建国当过兵,保卫工厂安全从来没出过纰漏,平时又乐呵呵的,所以颇具威望的何建国一句话就让吵闹的工人们安静了下来。
李达康看着这一张张满怀期望有迷茫的脸,顿了一下,说道:“我知道大家跟着我们从祖国来到这非洲,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孩子,大家无非是想给他们富足的生活,哪怕自己吃苦受累,这些我都了解……”
李达康说着,工人们沉默着。
“我也知道,现在病毒肆虐,我们在电厂的几个兄弟都出了事,大家害怕自己也出事,所以宁肯违约也要回去,大家都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出事,哪怕要违约,哪怕拿不到工资也要回去,这我也理解”平日里乐呵呵的何建国突然严肃起来,加上抑扬顿挫的男中音,让人不能不认真听。
“这病毒是很厉害,一旦染上必死无疑,可我们厂是一个封闭的环境,只要不接触病毒感染者就不会出事。现在病毒肆虐,整个国际社会都很关注,联合国已经派医疗专家进驻,其中还有我们中国的医生,我相信人定胜天,这场病毒终会被遏制的……”
“请大家相信我,能让大家安安全全地在这里工作,也能让大家带着工资安安全全的回去……大家就算不相信我,但是大家要相信我们的祖国,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无论身处何地,何种境遇,祖国都是我们的强大后盾,会不惜一切的保护我们生命安全……”
狗腿的林经理在这时候适时的带头鼓了掌。李达康深深鞠了一躬,仿佛面前的不是卓家工厂里的工人,而是京州的百姓。
“听老何的都散了吧,散了吧。大家也都累了,今天先回去休息,明天再回到工作岗位”林经理适时地出面。
李达康又交代林经理做好厂区的卫生防疫,还有注意安抚工人情绪,不要拿这件事刺激他们,责怪他们……叮咛嘱托后,李达康不顾小少爷与林经理差异的眼神事了拂衣去。
回到房间,再次站到窗前望着茫茫草原,李达康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命——受不得安宁,还要护一方安宁。
老何呢?是不是又在替自己开会,又把各个人的发言记下来?
 
 
 
 
 
何建国终于熬到了下午五点,可以下班了。可以想到要回到李达康那气氛沉闷的家,他也少有的沉下了脸。
还好到家后杏枝告诉他“嫂子说今天有个酒会,晚上不回来吃饭了”,何建国默默松了口气,他实在不是到怎么面对李达康这个一脸冷漠还舌尖嘴利的老婆。晚饭后,杏枝回了自己的家,说是明天上午要给孩子办户籍证明。
十点多了,何建国在李达康的书房待不下去,打开电视无聊的播来播去,听到门口有声响,何建国从猫眼里看到了一个年轻女孩,打开门,女孩怯生生的说了句“李书记,我是欧阳行长的秘书,小林”然后转头看向停在门口的车“行长喝多了,还不让给您打电话,您看……”
何建国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打开车门,果然看到喝的醉醺醺的欧阳菁,何建国没有办法,只能把她抱了出来,又点头笑着对小林说:“今天麻烦你了,路上小心。”
进了屋何建国更不知如何是好,赶紧把欧阳放到了客房的床上,又喂她喝了杯水,转身放杯子,欧阳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含混地说道:李达康,你混蛋……
何建国看着眼前的女人,她没有了那天的咄咄逼人,仿佛一只受伤的小兽,应和道:对,李达康是混蛋。
“你是混蛋,你是混蛋……”
“好好好,我是混蛋,我是混蛋”
欧阳菁这才安静了下来。
何建国出去拿了毛巾,回来又听到了欧阳的醉话“在你的工作面前我和佳佳什么都不算,你对京州有责任,我和佳佳就不是你的责任吗”听着越说哭腔越大……
何建国想起了自己的婚姻,见过两次面就结了婚,婚后自己常年在部队,那时自己又常出任务,压力大的很,难得回去还见面就吵架,后来人家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也就离了,他退伍后又遇见过她一次,她嫁给了一个老师,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
何建国似乎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舌尖嘴利与脆弱。
何建国见过生死,蹉跎半生,选择了去非洲无非就是图各自在,没想到,哄完了少爷,还得替李达康哄老婆。
渡完了自己渡别人,这就是命吧。








——————————
逻辑不对的地方大家尽管提,我努力改

评论(9)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