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归林

如果李达康和何建国互穿会怎么样?(五)

http://miluguilin.lofter.com/post/1ed86c84_10f1fce0前文在此

(五)建国化身小天使  达康依就不上道

李达康从非洲疾病肆虐的噩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习惯性的搓弄头发却发现手里攥着一张叠好的纸条——

“李达康:

你媳妇昨天晚上喝多了,又哭又闹的,一个劲的骂你是混蛋,有说了一推你们以前的事,我也没听太清,大概就是说你怎么不管孩子不顾家,什么事都让她一个人扛着……”

这些话欧阳跟他吵的时候也说过,可从一个莫名其妙的外人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他叹了口气。

“你媳妇这些年也不容易,看得出来她也是真心待你,不然就你这样换别人早就离了,再说你媳妇那么漂亮什么样的找不着……”李达康刚刚有一点愧疚全都变成了怒气“关你屁事”

“还有啊,你妹妹说家里有事,昨天就回家了,你既然会做饭,就给你媳妇做点吃的吧”

李达康把纸条团了团扔进了垃圾桶,念叨“喝成这样还得给他做饭”,还是轻手轻脚的把房门打开一道小缝,看欧阳还在睡着,念着她昨天醉酒多半是和自己生气,心一下子就软了。默默去厨房做饭。

其实,欧阳菁已经醒了,醉酒让她头晕的得很,隐约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就又闭上了眼睛。她感觉门又关上了,再次睁开眼,挣扎着起身,发现自己衣服也没换,床边连杯水都没有,杏枝这是怎么了。慢慢走出去,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让她一怔——李达康?

恍惚回到了刚结婚的时候,汉东西部的穷县城里什么也没有,李达康总是换着花样的给她做吃的,随随便便的做个西红柿鸡蛋面都特别好吃……

他有多少年没给自己做过早饭了,记不清,他们上一次和和气气的在一起吃饭是很么时候了,也记不清了。

李达康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回头,看见欧阳静静的站在那,也愣住了,欧阳清了清嗓子试图打破尴尬,“杏枝呢?”

“昂,杏枝她家里有事昨天就回去了”还好何建国留了字条……

“昨天是李达康在照顾我,那他为什么不给我换衣服?”欧阳菁暗自想着。

李达康看欧阳菁还站在那,以为她是有什么不舒服,“你去洗漱吧,我这一会儿就好了”

欧阳菁被他这一问回过神来,转身进了卫生间。

等她收拾好,桌上已经摆好了皮蛋瘦肉粥,煮蛋和两碟小菜。夫妻俩难得的早餐时光还是被李达康给破坏了——

“你昨天去哪了,跟谁喝的酒,怎么那么晚才回来!一身酒气像什么话”李达康以为自己这是在关心,可这训人般的语气无疑让他的关心变成了责难。

欧阳咬着嘴唇气鼓鼓的等着他,说道:“我去那跟你有关系吗,我爱喝多少喝多少,不劳李书记费心”

“你说什么呢!”

“我说您放心,我没打着您李书记的旗号出去捞钱”欧阳本来已经消了的火又被李达康勾了起来。

“你敢!”李达康把一个煮蛋摔倒桌子上……

………………

欧阳就知道,这个男人一直是这样,给你希望的火苗转手又泼来一盆冷水。

李达康在车上又想起了纸条上的那句“她是真心待你”,叹了口气,“这是怎么了,怎么就不能好好吃顿饭呢。算了,这几年也都这样过来了。





何建国看着床边的“卫生防疫整改方案”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这个书记还真不是个白吃干饭的,可这也太工作狂了吧。

他去找林经理的路上见到了凡哥,少爷却哼了一声转身而去。

林经理看着这份整改方案频频点头,“老何,看不出来你这个侦察兵还会写这个呢。你昨天的演讲真是好,我和少爷都惊呆了”

何建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好应和着。

“不过,老何呀,咱家少爷的脾气你也知道,他就喜欢这些枪啊炮啊,他让你陪他你陪着就是了,你干嘛训他呢……”

后面的话何建国一句也没听进去,“好你个李达康,我替你开会,替你照顾你媳妇,你可倒好,训人训到我家少爷头上”

冷静下来一想,李达康应该不懂武器吧,好像也怨不得他,可他也不能训少爷啊……算了。还是想想怎么哄哄少爷吧。要不托冷锋给少爷再带点零食?要不给他包顿饺子?要不把他一直惦记的自己的那把军刀送给他……

---------------------------------------------------------------------------

脑洞时间到

欧阳小公举:为什么不给我换衣服呢?

杏枝:我回家了,这个锅我可不背。

何建国:我可是讲原则有底线的。

李达康:你敢!!!


评论(3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