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归林

(李达康X欧阳菁)11 原来如此

最后一幕好暖啊,平日里冰山脸一笑起来就傻呵呵的李书记,就这样站在马路对面,歪头笑着看她,如果笑容有温度,那一刻的满天大雪都会化了吧……

想不起名字:

欧阳菁轻轻抚摸左手手腕,那里有一条伤疤,愈合后的新生皮肤是淡粉色的,由于组织增生,那条伤疤微微凸起,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她思绪很混乱,在她的记忆里,清晰的记得那天晚上,狂风暴雨,大路红着眼睛告诉自己被李达康训斥了不要走“小路”,不要企图利用欧阳菁打开通往李达康权力的大门。大路是李达康多年前一起在改革浪潮中一起为民生、为国家奋斗的好伙伴,大路感佩李达康的志存高远不存私利,毅然决然的为他担下所有责任,只为为国家保留一位好官员。李达康多年来一直避而远之,王大路能理解,可是唯一的“召见”,确是这般伤人。欧阳菁自然了解自己丈夫的秉性,他爱惜名声和政治羽毛,他宁可丢弃所有人,也绝不会让自己的权力染上私情----自己不也是被丢弃的那个么----欧阳菁带着这样失意陪着王大路喝了许多酒。

王大路被司机接走后,欧阳菁摇摇晃晃躺到床上,外面雷声大作,暴雨如注。渐渐的她陷入一个不知名的梦中,梦中,她仿佛看见一个干瘦憔悴的老妇人穿着囚衣,她拿着破碎的瓷砖锋利的一角,正在割着手腕!欧阳菁细细的看着那老妇人,那悲伤空洞的眼睛,紧咬着下唇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天!这是自己?!欧阳菁失声大叫,扑向企图自杀的“自己”......

之后欧阳菁意识到自己能听到医生的、佳佳的、大路的声音....甚至李达康也经常出现在身边,喃喃的讲着一些远久的往事....可是欧阳菁醒不过来,她的意识一直和身体在斗争,她想要醒来想要告诉大家我能听到我能感受到.....就这样,沉睡将近一年时间之后,欧阳菁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暖暖的阳光照在她的眼睛上,她闭着眼睛似乎也能感受到阳光中斑斓的色彩,于是缓缓睁开眼睛----她醒了!

李达康不允许任何人告诉欧阳菁那坐牢的五年,欧阳菁似乎将那段记忆抹去了。她说她记得在帝豪园喝醉酒后之后就一直沉睡,醒也醒不来。离婚、被捕、坐牢、自杀....这些都不记得了,既然不记得,那为什么非要想起来呢?李达康咨询了医生,医生能给出的解释是“那段记忆可能太过于惨痛,欧阳菁潜意识选择遗忘了!”,李达康心抽痛着,他恨死了自己为了自保和避嫌,一直对欧阳菁不闻不问,没想到欧阳菁....

“欧阳,怎么在这里发呆?”李达康推开房门,看见欧阳菁坐在阳光里,皮肤在阳光下几近透明,她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疤,若有所思的样子让李达康心沉了一下。

欧阳菁抬头看向李达康,“达康,我为什么会割腕?整整五年的记忆没有了,我发生了什么?”

李达康抬手顺着她额前的头发,他突然被几根银丝刺痛了眼睛,欧阳菁才五十出头啊,那么爱美爱俏的女人,竟早早生出了华发,他柔声说道,“医学上也没有办法解释你的失忆,后来你出了点事故,受了伤进了医院,手上就是那时候伤着了.....”

“我是失忆了,又不是变傻了,这明显是割腕留下的伤....”欧阳菁顿了顿,她突然握住李达康的手,“达康,我不确定是梦里的还是真实的,我看见自己穿着囚服了....达康,我是不是坐牢了?”

李达康身体颤抖了一下,他不敢看欧阳菁,他紧紧抱住欧阳菁,“对不起欧阳,对不起....”

敲门声响起,欧阳菁和李达康分开身体,“进来”

来人是监狱的管教林队长,她带着一捧鲜花,“欧阳大姐,听说你醒了,来看看你。哟,李省长!”

欧阳菁并不认识她,“你是.....”

小林刚想开口,李达康接过话头,“欧阳,你可能不记得了,这是你的朋友,小林。”李达康倒不是怕欧阳菁回忆起那段监狱的时光,他只是不想那段时光再刺激到欧阳菁。

小林是个有眼力见儿的,李达康为欧阳菁差点把监狱给掀翻了天,再加上为了欧阳菁不肯再婚的官场流言,李达康对欧阳菁的感情真是不言而喻了。她简单和欧阳菁寒暄几句之后,便要告辞。她拿出一封信,“欧阳大姐,有一封信,是一年多前寄给我再转交给你的,我当时出差了一个月,信一直放我抽屉了,等我回来你就...就在医院了,一直也不许我们探望,现在这信交给你,实在对不住了....”

欧阳菁看着那封信,是寄往监狱的,看来....果然进了监狱。她看了看李达康,李达康满脸的愧疚和心疼,欧阳菁心里暗自叹口气,其实坐牢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李达康。

她把信拆开,是张明信片,内容简短奇怪:

“致我自己:
如果可以收到,
无论如何,好好活着,爱惜自己,不要做傻事!
这里的我很幸福,那里的我也要幸福才好!

2012年”


李达康也探头看了看那信,他不明白,“这谁寄给你的?奇怪了!五年前写的信?怎么才寄给你?措辞还这么奇怪?我派人查一查吧。”

欧阳菁按住了李达康要打电话给赵东来的手,她的心剧烈跳动起来,“你先回去吧,我想静一静....”

李达康千叮咛万嘱咐之后离开了病房,欧阳菁拿出那封信,没错,字迹是自己的,这封信是......自己写给自己的?!

可是为什么2012年不记得写过这封信?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暗示自己不要自杀,按收到的时间推断,如果不是小林出差,应该会在自杀前收到这封信....究竟怎么回事?

欧阳菁头疼起来,她突然想到在帝豪园醉酒后的那个梦----看到自己在监狱里割腕,骇然之下,扑向了自己....

“难道....难道....”欧阳菁突然想明白了,唯一能解释自己不记得那五年牢狱时光的原因,也能解释通这封古怪的信,那就是----时空穿越!!

确切的说,狱中自杀的欧阳菁和帝豪园醉酒的欧阳菁灵魂互换了!所以醒来的欧阳菁只延续了帝豪园醉酒的记忆,而五年前的欧阳菁写信给五年后的欧阳菁试图阻止自己做傻事!

2012年大雪纷飞之夜。

欧阳菁的航班取消了,她在京州国际机场旁的奥特莱斯特色小镇找了个酒店住了下来,这个小镇是荷兰风格的,大雪覆盖了整个街道,霓虹闪烁之间,整个街区有着童话般的宁静和美丽。

欧阳菁踩着雪花,慢慢走在没几个人的街上,一家店吸引了她的注意,“时光小铺”

她推门而入,原来是家明信片店。“为什么叫时光小铺?”

“因为我们可以按照您的时间要求寄明信片。”

“可以寄给五年后的自己吗?”

“时间有点长,不过可以的!”

欧阳菁写完这张明信片,微笑着交给店员妹妹。她转身走出小店,眼泪夺目而出,雪花悠悠扬扬的从天而降,泪眼中,李达康站在街对面,肩头落了薄薄一层雪花,他微笑着,如冬日里最暖的那道阳光。



评论(1)

热度(54)

  1. 麋鹿归林想不起名字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一幕好暖啊,平日里冰山脸一笑起来就傻呵呵的李书记,就这样站在马路对面,歪头笑着看她,如果笑容有温...
  2. 某某yu想不起名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