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归林

我还是没有什么办法来安慰你(上)

开一个脑洞,与之前的互穿文无关。

之前不小心把开头删了,现在补上。



李达康看到王大路的车也停在监狱门口,他料到王大路会来,欧阳在监狱六年只见过他和佳佳,不对,她见过自己一次——那时候,自己只要能挤出时间再赶上探监日就会一个人去看欧阳,但欧阳从没见过他,直到她在里面的第四年,李书记也变成了省长,再去监狱欧阳终于肯见他了。
“李省长,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欧阳,你……叫我什么?”
“我不管你是觉得对不起我也好想我也罢,事到如今,                  我不恨你,也不怨你,你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我也不是一个好妻子,就当我们两不相欠吧。我只想平平淡淡的过之后的生活,不想再让别人知道我和李省长有什么瓜葛。达康,帮帮我可以吗?”
李达康没有想到自己等来的是欧阳的决绝,欧阳是如此的真诚与恳切,让他无法拒绝,他怔怔的看着她的眼睛,恍惚着离开。
        一晃就是两年,这期间他再也没来过。当时欧阳人在监狱又不肯见他,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现在不一样了,欧阳菁,她躲不掉的。
李达康向王大路的车走去,轻扣两下,车窗摇下来,李达康看见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爸……”

      李达康一下车佳佳就从后视镜里看到他了,心想:躲不过去了。这几年自己回来过几次,去看看妈妈,和好不容易有时间的爸爸吃顿饭,仅此而已。她一个人在国外十几年,一路读到了博士,有着自己研究方向,也渐渐理解了李达康,只是这么多年的分离仿佛在他们父女之间形成了一层薄雾,佳佳何尝不怀念那个可以尽情和爸爸撒娇的童年,可惜一切都成了回忆……

“佳佳?你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怎么还开王大路的车?”李达康一脸的惊异。

佳佳下了车,定了定神,背靠着车对李达康说:“爸,你一定要听我把话说完。我妈和我商量好了,她要和我去美国。”佳佳伸手挡了正欲开口的李达康,“我知道你今天为什么来,也知道你为什么两年前开始不去看我妈了,如果你对她的愧疚和你记忆中的你们的美好回忆占据了你对思念的大半,那就算了吧,你要我妈留下继续以前的生活吗?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而我妈妈她只想要一个自己的小家,有一个可以接她下班的丈夫,一起商量晚饭,一个人刷碗,一个人收拾餐桌,一起陪孩子玩……不能否认,这些你曾经做到过,可后来呢?这些事李书记做不到,李省长就更做不到了。这不是你的错,我只能说妈妈她能力有限,以后的路她陪不了你,你也不要向她承诺什么,做什么保证,你给不起的,你觉得你给的是希望,可结局往往是失望。”

“佳佳,对不起”

“你不必说对不起,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你不属于我,不属于我妈,你若是因为我和我妈而放弃了事业,那是我们对不起你,你也对不起我们。说实话,我怨过也你恨过你,你从来没给开过家长会,没带过我出去春游,连我的生日也是第二天才想起来,刚出国那会,想家,不敢告许你们,语言不通,没有朋友,这些你有想过吗?……不过,也是这些经历塑造了我,我跟着你四处调动,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学校,我总能很快的融入,你们也竭尽所能的供我读书……现在想想我活的也不是很差……”

佳佳转身从车里拿了瓶水,继续说:“当我一个在国外熬夜到凌晨两三点,读文献,写报告,八点还要继续去上课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你,作为一个父亲在某些方面你很差劲,但,你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清正自守,克勤克俭,有你这样的一个爸爸我也很骄傲……等我有了孩子,我也会告诉他,他的姥爷是一个优秀的人,一个伟大的人。”

佳佳说完这些已近哽咽,李达康看着女儿,她容貌上完全就是欧阳的翻版,可这说起话来一字一顿,字字铿锵的样子又与自己如出一辙,先动之以理,后晓之以情,李达康无力反驳,甚至一个字也说不出,他无法与自己的基因作对。

“妈……”监狱大门开启,欧阳菁缓缓走出来,佳佳也飞奔过去。李达康看着相拥的母女,如果这时自己也过去抱住他们,然后就可以一家团聚皆大欢喜,然而现在他更希望自己是一团空气,不,最好能隐身,这样他就能看着她们母女二人的欢欢喜喜也不会打扰她们……

“妈,我也没想到我爸他会过来,我都跟他说了……”

“嗯,你先回车里吧”

李达康看着欧阳走了过来,却又感觉她的目光中没有自己,仿佛自己真的隐身了。李达康觉得怒气在不断地上涌又不断被自己压下,他谁也怪不得,谁也怨不得。

“欧阳,你真的要和佳佳回美国”感到欧阳与自己擦肩而过,李达康抓住了她的手腕。

“松开”欧阳挣扎着

“不放”

“疼”

李达康转而握住了欧阳菁的手:“我问你,你们这一走是不是要等我死了才会回来?”

“对”欧阳本来只是想逃离,没想过未来,李达康这样发狠的问,她也就咬着牙承认了。

“好,去吧”李达康像做报告一样面无表情,“这个你拿着,本来是想找机会给你戴上的,没想到,算了,你留着吧,别到时候成了我李达康的遗物。”说着,往欧阳手里塞了一个小盒子,然后转身进了他的专车。
 

评论(1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