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归林

我还是没有什么办法来安慰你(下)

李达康觉得自己需要烟或者是酒,或者是工作,准确还说是能把他同支离破碎的情感世界隔离开的东西。
 
 
 
会展中心三期工程今天中午竣工剪裁,会展中心是李达康在京州任上就开始的工程,今天三期工程竣工也自然是李达康来。下午难得清闲,李达康让随行都回了省府,只留了秘书小马。

他一个人踱步到水榭,四月的京州天气已暖,下了几日雨,桃花和海棠开的更盛,风乍起,荷花未开,水面上飘着一层花瓣,倒也别有一番景致。六年前欧阳和他最后一次谈话就是在这里,他们最后还是吵架了,即便他们都不想吵,他还记得欧阳那句“李达康你会孤独一辈子的”,没想到一语成谶,刚毅如李达康,也会害怕孤独,不是吗?

小马就在远处坐着冲着天空发呆,很好奇自家的领导出了名的工作狂,今天怎么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一个身影出现解开了他的疑惑,他从不过问领导的私事,当然李省长也没有什么私事,但他知道六年前的那场政治风波,也偶然瞥见过省长钱包里的那张照片——两个容貌相似的女性,应该是母女吧,再加上司机的八卦,小马自然知道这个身影是谁,原来省长不是在看景,是在等人。
 
 
出国的手续还要过几天才能办好,佳佳去汉东大学拜访一个已经归国任教的学长,欧阳菁晚上约了王大路,却不知怎么早早就出了门,鬼使神差的来了会展中心。

她迎着阳光走了过去,一个模糊的身影吸引着她继续向前。一切都宛如六年年的那个夜晚。她不知道李达康为什么会在这,还是大长腿随意搭在对面的一把椅子上,靠着椅子背就睡着了。她没有叫他,而是使用目光勾勒着他的脸庞,鬓角的白发突兀,从颧骨到下巴,线条直直的削了下去,“他也老了”欧阳菁不禁感叹。

欧阳菁回想起初见李达康也是在这样的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他也是穿着一件白衬衣,笔直的坐在图书馆靠窗的位子上,她就怔怔地看着他,觉得他就像是一株君子兰。后来,她发现这个人总是喜欢坐在同一个位子,便装作无意的坐在他对面,看一会书就看着他发呆。她知道了他叫李达康,是文学院的大才子,既懂诗词歌赋,又能舌战群儒;知道了他腿长,手握钢笔的样子更好看……直到有一天,大才子终于肯从书里抬起头:“这位同学,你总看着我干什么?”
“没,没什么”欧阳菁过于紧张,丝毫没有发现李达康语气中的笑意。
突然,颀长的手指推过来一张纸条,字体苍劲有力——海底月是天上月
欧阳一俩疑惑的看着对面那个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李达康,之间那颀长的手又推过来一张纸条——眼前人是心上人……

而今,中文系的大才子早已变成了成熟老练的政客,君子兰也变成了苍山翠竹又变成了大漠胡杨……

欧阳喝了两杯茶看李达康没有要醒的样子,又觉得自己这样着实荒唐,起身离开,手机却响了……

李达康被铃声惊醒,多年的习惯,他对手机的声音最为敏感,立刻站起身,抬手挠了挠头发,“欧阳?”若不是现在是白天,李达康怕是要觉得自己穿越了。

电话另一头的王大路识相的挂了电话。

“我还有事先走了”无比尴尬的欧阳只想赶紧逃开。

李达康腿长,几步就挡在了欧阳菁的前面,等不及欧阳菁抬头看他,他就把欧阳菁箍进了怀里。

“欧阳,欧阳,欧阳……”

欧阳菁听着他一遍遍的呢喃,语气压抑,像是在呼唤,又像是在恳求……

“我实在对不起你,让你痛苦了这样久,而就是现在,我还是没有什么办法来安慰你,除了说对不起之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还有就是,我心里很不安……”

“达康,放手吧”

“欧阳,就现在,让我再抱一抱你好不好?”

欧阳菁无法拒绝这样的李达康,也回抱了他,轻拍他的后背,像母亲在安抚哭闹的孩子。她觉得有几滴温热的液体落在了自己的脖颈,李达康感到自己胸前的衬衣好像湿了……











































那天来了个玩笑说李达康白长了大长腿,就回踹凳子,不会追媳妇,于是就有个脑洞,还有一个点,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
 

评论(8)

热度(29)